成版人抖音色版app破解版

宁战死不降,周遇吉左肩受伤,以右手持刀率部杀敌,屠元和贾外熊发疯一般直冲罗虎的亲兵阵,虽身受数刀却不退缩,二人只想在战死之前干掉罗虎微常宇复仇!

罗虎被亲兵拥在阵中,仰天狂笑,无比得意,这一战虽艰险,但竟然一箭双雕,干翻了两条大鱼,常宇已死,周遇吉也是穷途末路,受死只是时间问题!

李岩的人马转眼到了阵前,随即杀入.网

几乎在同时,周遇吉和罗虎顿时一脸愕然!

他们不敢相信眼前的所看到的画面,英武不凡的李岩身边一个杀气腾腾的少年将军手中长刀直取贼首,所往无人堪敌,那人竟是常宇!

他俩怎么会在一起?怎么会并肩作战?

在他们心中常宇不是被俘便是战死,此时怎么会……

原本愕然的两人,瞬间变明白了其中缘由!

周遇吉大喜,奋力高呼:“兄弟们,杀贼!”

而其亲军原本早作战死准备,此时见贼军援兵反水,顿时高呼不已,士气暴涨。

反之,罗虎发指眦裂,怒骂李岩:“无耻之辈,吾要把你扒皮抽筋!”

其部下更是胆寒心惊,几乎是瞬间信心被摧垮,无心再战!

假日牧场里的俏皮女孩

“罗虎,咱们志不同道不合,但同僚一场,今儿便放你一马,就此别过!”李岩近罗虎数丈之外沉声说道。

罗虎此时整个人都气的脸色发青,浑身颤抖,但强捺内心气愤:“姓李的,山高水远江湖再见,他日再遇之时,吾当也放你一马,但你背叛义军其罪难容,吾立誓必杀你!”

“小b崽子放你一条活路,咋这么废话,信不信老子这就宰了你”常宇怒喝,他和罗虎乃不死不休之敌,有心以绝后患,此时当是最好机会。

“大人,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”!见常宇就要动手,李岩大呼。

常宇望着罗虎冷哼一声,他虽杀之心切,但不能食言李岩:“还不快滚!”

“还有你这阉狗,我罗虎有生之年必杀你!”罗虎丝毫不畏,手指常宇喝骂!

常宇仰天狂笑:“小子,你若再不走,即便老子不杀你,只恐周总兵可不会放过你了,那时候可非咱家对李将军食言了”说着伸手朝北一指。

诸人顺着望去,脸色是一震,之间正北数里之外,尘土飞扬,地震山摇,恐有千军万马之势,金吾卫的人马终于到了!

罗虎脸色铁青,狠狠一咬牙:“撤!”

随即率部难逃!

“给尔等半个时辰可逃,吾大军所往,要尔等魂飞湮灭!”周遇吉大声怒吼!

“草民拜见周将军!”

李岩翻身下马,单膝下跪在周遇吉马前。

周遇吉忍痛下马,走到其跟前,单身扶起李岩:“李将军弃暗投明,朝廷之幸,苍生之幸啊!

李岩面带愧色,转而朝常宇道:“草民本待杀罗虎以作投名状,奈何曾为同僚,实在下不来手,还望大人海涵,下次再遇当不手软”

“无妨”常宇大笑:“李将军本就是有情有义之人,如此之举,可以理解,且你率兵为我等解困,功劳依然不小!”

“大人谬奖了!李岩不敢居功,只怕若非草民到来,那罗虎才是真的危也!”李岩说着朝正北望去,金吾卫的五千骑兵已到了跟前。

他所说也算对,假若先前周遇吉等能抗到金吾卫援兵到来而不死的话,恐怕最终死的就是罗虎了!

当然这一切都是假设。

“卑职救援来迟,还请厂督大人恕罪!”金吾卫的四大统领,陆行等人急匆匆赶来,翻身下马,对常宇施礼。

常宇面无表情,只是微微点头,身侧李岩心中惊骇,先前常宇告知身份,他尚觉得不太可能,东厂提督怎么可能如此年少,现在看到几个金吾卫统领到来,略过周遇吉直奔常宇跟前,便知,这小太监果真是个牛人!

“厂督大人,是否追击?”陆行望着远处正在逃窜的罗虎部问道。

常宇扭头看了一眼,刚待说话

李岩忍不住向前一步:“大人”

周遇吉这时给了常宇一个眼神,轻咳道:“远程奔袭,人疲马乏暂且休整!陆统领且先协助同僚清理战场”随即又对李岩道:“李将军,咱们这边聊聊”。

“不敢将军之称”李岩抱拳,跟着周遇吉往不远一棵枯树走去,常宇望着罗虎远去方向看了一会,也随即跟了过去。

常宇是非常了解周遇吉的,这家伙才是只老狐狸,表面上他没让陆行去追击罗虎卖了李岩一个天大的面子,实则是以退为进,攻心为上。

按照时间计算,贼军此时可能刚到达祁县不久,如料不差正在准备或者正在攻打祁县县城,若此时罗虎逃回去告知李自成后方有大部官兵追兵,敢问李自成还会继续攻打祁县么?

答案是肯定的,绝对赶紧溜之大吉,仓皇而逃!

这样不费力气就把贼军惊走,又能卖李岩面子,何乐不为!

这老狐狸,常宇摇头苦笑。

枯树下,周遇吉和李岩各自寻了个石块坐了下来。

“李将军,有一两件事相询”。

“将军但问无妨,李岩知无不言”李岩拱手道。

“闯贼此刻是否已经攻下祁县,李将军又怎么会恰巧来此?”

李岩长呼一口气,看了一眼走到跟前席地而坐的常宇,沉默一下便道:“李自成率部一早从太谷出发,晌午之前在距祁县五里外扎营,草民来之前,刚准备攻打祁县城,至于草民为何来此……”

说着长长一叹:“不忍听,不忍看!”

话不用说太明,周遇吉和常宇便领悟,想必是闯贼盛怒之下,下手惨无人寰,李岩不忍但却无可奈何,失落之际自荐去大后方殿后,一来眼不见心静,二来顺便打探一下红娘子的消息,于是带着自己仅有的三百余亲兵来此,恰巧遇到一场酣战!

“以你所料,贼军此时能否打下祁县城?”周遇吉又问。

“昨日义……贼军惨败,辎重无,士气低迷,而祁县虽小,但墙高城厚,没个一天半载实难凑功……”说着突然一脸的恍悟:“只恐此时李自成要急退了”

他终于反应过来周遇吉先前并不追击罗虎的真正原因了,心中苦笑,这周遇吉看似忠厚,实则老成精的狐狸。

周遇吉从李岩细微表情变化便知他已知自己用意,忍不住看了常宇一眼,见那小太监脸上浮出笑意。

三人都成了精,各自洞悉对方心意后,都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先前一战极为惨烈,周遇吉的亲兵以一敌三和贼军中最强的震山营死磕,竟然硬生生的抗住了,实则打出了官兵的声威!

再次证明了,官兵不是菜,不是不能打,不是闻贼便逃,要看是谁带出的兵!

当然这一战也付出了极为惨烈的代价,双方是骑兵参战,官兵先前以弓箭掠阵取得头筹,而后贼军依靠兵力优势反击扳回一局,直到况韧的神箭队赶到又再次反手张果,如此几番下去,双方损失人马均过半!

倒是况韧带领的神箭队,一人未伤,一人未亡,堪称奇迹。

这就是远程打击部队的优势,根本不加入战圈,你追我就跑,你退我就射!而且个个还都是箭术高手,实在难缠,周遇吉的亲兵没有那么快就被打垮,况韧的神箭队实则有功!

伤亡过半的损失,让周遇吉无比痛心,但战场就是如此的残酷。

兵马休整不到半个时辰,便有探马来报:祁县贼军开始南逃。

“追是不追?”周遇吉看向常宇,李岩也看向常宇、

常宇看着天色,一直阴沉不见日光的天色,此时已过申时怕是再过一个时辰天色便黑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