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iktok日本破解版最新

长尾景虎只觉得自己眼前一花,感觉酒喝多了。

看着对面谦信公脸色一会儿发红,一会儿又白了,貌似也喝多了。

然后,他脸上,仔细观察可以看见的淡淡疤痕,竟然消失了。

之前没有吗?我醉得这么厉害?

她哪里知道,何止脸上的疤痕,浑身上下的刀伤箭创没了,连毛都没留。

当然,就是些腿毛,手毛,d毛,喜好帅哥的系统怎么可能把头发,眉毛之类去除。

擦擦眼,仔细再去看他,明明和之前长得一样,感觉却完不同。

之前,义银美则美,确是人间绝色。

此时,凝神皱眉间,另有一股谪仙的味道,令人不敢轻慢亵渎。

可一旦起了作践男神的念头,心中野火是压不住得向上窜腾。

想要把他玩弄个够,满足心中最原始的欲望。

西施捧心,我见犹怜,不忍亵渎,又想草之。

清纯妹子秋千椅上的悠闲时光

这种感觉很奇怪。

让人既不想侵犯他,又忍不住想侵犯他,多魅近乎于妖。

义银叹了口气,算了,没毛就没毛吧,反正一样可以用。

再看对面,长尾景虎神色恍惚,也不怪她,魅力-4的伤痕效果被除疤。

魅力值一下子窜到14,这谁扛得住?

以后的日子,怕是再也找不到真心爱自己的女人了,只会招惹看脸的贱人,魅力太高也是烦恼。

他沉思半晌,无奈摇头,这长尾景虎不帮也得帮了。

系统已经给了奖励,如果不帮她还关东一个清明世界,系统多半要还自己一个清明时节。

真是霸王硬上弓的系统,算你狠。

他正色道。

“关东乃是幕府的关东,武家尊卑有序,哪里容得此等匪类猖狂!

镰仓公方行为再失当,也是足利分家,家格高贵,岂能任由他人拿捏。

上杉家乃是关东管领,何等猖狂的凶徒,敢做下如此骇人听闻之事,罪该万死!

你且在城下町住下,今日已晚,待我明日求见将军,禀告关东之事,再召你问对。”

其实以义银的身份,哪里需要等到明天,随时都可以觐见。

只是他被系统摆了一道,不得已插手关东诸事,心中难免忐忑。

还是想先去斯波府邸汇合明智光秀,与她通通气。

义银的反应,让长尾景虎措手不及。

她决心维护幕府守护体系,是因为关东局势崩坏,对于她来说,最好的选择就是向幕府靠拢。

扶持守护体系,是为了名正言顺继承上杉家,拿到关东管领。

这样才能稳住越后武家,举着幕府的义理大旗,与武田北条两家有力大名周旋。

而斯波家与关东毫无利益牵扯,如此上心,又是为何?

难道真如传说所言,这位谦信公是毘沙门天化身,嫉恶如仇,义理为先,看不得乱臣贼子?

本应该有所怀疑的长尾景虎,犹豫片刻,便倒在好感度x与魅力值14的双重失智打击之下,盘托出自己的打算。

“谦信公仁义,我也不敢有所隐瞒。

此来京都是冒着风险,我必须在化雪春融之时返回越后,国内离不开我。

入京就是为了求见将军。

恳请公方大人认可上杉宪政大人收我为养女,继承关东管领役职之事。

如此,我方可号召关东十国武家,拨乱反正,征讨叛逆。”

她说得坦白,义银却是奇怪。

她竟然对陌生人说出了自己的计划,就这么相信自己吗?

回头一想,好感度x和14点魅力值在前,有几个姬武士扛得住,也就释然了。

义银计算着关东化雪的日子,时间已经不足一月。

山内上杉家绝嗣,收她为养女是小事,上衫宪政自己就能说了算。

问题在于关东管领。

即便长尾景虎变成了上衫景虎,也不代表她有资格继承关东管领的役职。

上杉家是室町幕府初代将军足利尊氏的夫家,在镰仓幕府时期就是大族。

成就关东管领后,更是开枝散叶,分支中大族就有四支,有力大名也有两支。

上衫宪政所在的山内上杉家,只是其中一支罢了。

照规矩,她家一旦绝嗣,役职就要重新由镰仓公方再次选择上衫近支继承。

而关东将军也就是镰仓公方,此时在北条家手中做傀儡呢。

难怪北条家要屠戮山内上杉家,原来是想再立傀儡关东管领。

如果她家手中有了关东将军和关东管领两个牌坊,在关东便是无往不利,连幕府也很难再用大义压制她家。

毕竟当初关东将军造反,可是与幕府撕破了脸,都是足利家,凭什么关东低关西一头。

别说这点理由不靠谱,古代的乡党之流就是认这个道理。

关东关西姬武士自古就相互看不上眼,镰仓幕府是关东压着关西,如今室町幕府是关西压着关东。

关东武家早就心怀不满,有了带头大哥,闹事就闹事,谁怕谁。

长尾景虎上京是正确的选择。

为了分化关东,不让一家独大。

足利义辉必然会支持她成为关东管领,回去和北条家立得傀儡关东将军,打个尸山血海。

关东关起门来自己闹,总好过齐心协力上洛来找足利义辉麻烦。

义银对此事,总算有了点信心。

足利幕府的守护体系内,三管四职是中枢要职,而关东十国又是另一个分支。

镰仓公方的崛起,是初代将军足利尊氏犯下的一个错误。

为了防止关东武家造反,把镰仓公方立起来,然后她家子嗣造反了。

幕府将军不承认反叛的关东将军,关东将军也不认幕府将军。

虽然后来关东被镇压,镰仓公方还是服软了,但双方心知肚明,幕府将军已经管不到关东十国。

但在守护体系中,幕府将军还是最高的掌权者。

所以她有权为上衫宪政站台,有权给予长尾景虎关东管领的役职。

如果长尾景虎要的是军力物力上支持,足利义辉给不了。

但名分,足利义辉一定会给,还会给得很大方。

因为她也需要地方有力大名的支持,足利家已经快坚持不住了。

既然对双方都有好处,那么义银乐得牵线搭桥。

只是明年开春,免不了要去关东助战。

总不能在近幾天天喊加油吧?

如果长尾景虎不争气,那边她人一死,义银这边就得魅力值清零。

每天提心吊胆的,谁特么受得了啊。

还不如自己杀去关东,给她个清明世界!